Monthly Archives for 10月 2005

[幽默]史上最欠扁的脑筋急转弯

提问:茉人比黄花瘦莉花、太阳花、玫瑰花哪一朵花最没力? 回答:茉人比黄花瘦莉花。 原因:好一朵美丽(没力)的茉人比黄花瘦莉花。 提问:猩猩最讨厌什么线? 回答:平行线。 原因:平行线没有相交(香蕉)。 提问:橡皮、老虎皮、狮子皮哪一个最不好? 回答:橡皮 原因:橡皮擦(橡皮差)。 提问:布和纸怕什么? 回答:布怕一万,纸怕万一。 原因:不(布)怕一万,只(纸)怕万一。 提问:铅笔姓什么? 回答:萧。 原因:削(萧)铅笔。 提问:麒麟到了北极会变成什么? 回答:冰激凌。 原因:冰激凌(冰麒麟)。 提问:从1到9哪个数字最勤劳,哪个数字最懒惰? 回答:1懒惰;2勤劳。 原因:一(1)不做二(2)不休。 提问:怎样使麻雀安静下来? 回答:压它一下。 原因:鸦雀无声(压雀无声)。

29. 10月 2005 by zheloxi
Categories: 转载的一些东西 | Leave a comment

一些感触

[color=Blue]好久没有上这里来了,感觉有些陌生 可能是想淡忘某些东西吧 长久以来一直放在心里的那些柔软的东西 不敢去触碰它,怕轻轻一碰,就碎了,要么消失了 不再回来 几乎是昏睡了一天,一个休息日就这么过去了 想不到自己除了上班还能去做什么事情,近来好像一直都是很懒散的,从广西回来后。 那种想念的心情淡了很多,离别多了,离别时的伤感自然也会淡很多,随遇而安吧,习惯了之后,什么都变得有些无所谓了。 我是不是很没心没肺? 只是当你重复的被同一种心情给折磨得差不多是死去活来之后,再重N次,总会有一次是结束的时候的,释然。 最近一次的离别,你到株州送我上火车,当时时间很急,呵呵,在我上车时,差不多火车就要开了,你送我进站,在站台上,我甚至没有回头跟你讲一声“我走了”,就被催促着上了车,不知道这次的分开,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够再见。昨晚刷牙时突然就想到了,不晓得我们下次见面要等多久?半年,还是等明年我生日的时候呢?心里面很悲伤。 这种感觉只有身在其中时才会知道,没有试过的,是尝不出滋味来的。 一个人总是寂寞的 烧到35度,不知道应该说是发高烧呢还是低烧,自己在家里量体温量了三次,有点不信,再跑到医院,医生量出来也不太信,呵呵,好有能耐的浅,发个烧还可以烧到35,厉害,不过这有什么不可能呢,太可笑了。[/color]

29. 10月 2005 by zheloxi
Categories: 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的回忆 | Leave a comment

[幽默]史上最欠扁的脑筋急转弯

提问:茉人比黄花瘦莉花、太阳花、玫瑰花哪一朵花最没力? 回答:茉人比黄花瘦莉花。 原因:好一朵美丽(没力)的茉人比黄花瘦莉花。 提问:猩猩最讨厌什么线? 回答:平行线。 原因:平行线没有相交(香蕉)。 提问:橡皮、老虎皮、狮子皮哪一个最不好? 回答:橡皮 原因:橡皮擦(橡皮差)。 提问:布和纸怕什么? 回答:布怕一万,纸怕万一。 原因:不(布)怕一万,只(纸)怕万一。 提问:铅笔姓什么? 回答:萧。 原因:削(萧)铅笔。 提问:麒麟到了北极会变成什么? 回答:冰激凌。 原因:冰激凌(冰麒麟)。 提问:从1到9哪个数字最勤劳,哪个数字最懒惰? 回答:1懒惰;2勤劳。 原因:一(1)不做二(2)不休。 提问:怎样使麻雀安静下来? 回答:压它一下。 原因:鸦雀无声(压雀无声)。

29. 10月 2005 by zheloxi
Categories: 转载的一些东西 | Leave a comment

一些感触

[color=Blue]好久没有上这里来了,感觉有些陌生 可能是想淡忘某些东西吧 长久以来一直放在心里的那些柔软的东西 不敢去触碰它,怕轻轻一碰,就碎了,要么消失了 不再回来 几乎是昏睡了一天,一个休息日就这么过去了 想不到自己除了上班还能去做什么事情,近来好像一直都是很懒散的,从广西回来后。 那种想念的心情淡了很多,离别多了,离别时的伤感自然也会淡很多,随遇而安吧,习惯了之后,什么都变得有些无所谓了。 我是不是很没心没肺? 只是当你重复的被同一种心情给折磨得差不多是死去活来之后,再重N次,总会有一次是结束的时候的,释然。 最近一次的离别,你到株州送我上火车,当时时间很急,呵呵,在我上车时,差不多火车就要开了,你送我进站,在站台上,我甚至没有回头跟你讲一声“我走了”,就被催促着上了车,不知道这次的分开,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够再见。昨晚刷牙时突然就想到了,不晓得我们下次见面要等多久?半年,还是等明年我生日的时候呢?心里面很悲伤。 这种感觉只有身在其中时才会知道,没有试过的,是尝不出滋味来的。 一个人总是寂寞的 烧到35度,不知道应该说是发高烧呢还是低烧,自己在家里量体温量了三次,有点不信,再跑到医院,医生量出来也不太信,呵呵,好有能耐的浅,发个烧还可以烧到35,厉害,不过这有什么不可能呢,太可笑了。[/color]

29. 10月 2005 by zheloxi
Categories: 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的回忆 | Leave a comment

想你

恩,有蛮久没有到BLOG上来写写画画了。 因为近来一直都忙着上班,连玩的时间都没有,呵呵,蛮惨的! 可怜的浅。 国庆没出去玩,一点意思都没有,在家看了两天电视。 上班,下班,吃饭,睡觉,好像成了一种习惯一样,每天到了10点就开始想睡觉了。 习惯真的是一个不太好的东西。 但是我们却又不知不觉的会依赖上习惯 这个月中旬我们就能见面了,两地分着的感觉真的不是很好,很讨厌这样子,却又不得不分隔,呵呵,上天作弄人吧。 我想你。

08. 10月 2005 by zheloxi
Categories: 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的回忆 | Leave a comment

想你

恩,有蛮久没有到BLOG上来写写画画了。 因为近来一直都忙着上班,连玩的时间都没有,呵呵,蛮惨的! 可怜的浅。 国庆没出去玩,一点意思都没有,在家看了两天电视。 上班,下班,吃饭,睡觉,好像成了一种习惯一样,每天到了10点就开始想睡觉了。 习惯真的是一个不太好的东西。 但是我们却又不知不觉的会依赖上习惯 这个月中旬我们就能见面了,两地分着的感觉真的不是很好,很讨厌这样子,却又不得不分隔,呵呵,上天作弄人吧。 我想你。

08. 10月 2005 by zheloxi
Categories: 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的回忆 | Leave a comment